美女博士歸國創業:大數據時代沒有旁觀者

2019-06-03 09:37 來源:互聯網

重慶兩江新區譽存科技總部大廳里,最醒目的便是那塊巨大的電子顯示屏,那是公司的數字可視化系統,上面不停地顯示著當天的數據處理流程和產品核心功能在全國的應用情況,在常人看來生澀的數據和圖表不停地跳躍、變化著,顯得科技而硬核,這是陳瑋每天都要駐足的地方。

女性從事大數據風控產業,少見,但帥。陳瑋說她喜歡看著那些數據跳舞,就像她愛眺望夜晚的星空,總覺得在那深邃中透著神秘的美感,引誘著人們不斷地去探究、去發現。聲音柔和,笑容甜美,眼里閃爍的光卻透出幾分剛毅。

▲圖片拍攝:雷輝

若不是因為6年前那次省親,她應該還在位于美國德州奧斯丁家的后院眺望星空。彼時,她還是紐約華爾街某投行的投資總監、美國第二大捐贈基金的聯合創始人、紐約Pacific私募基金副總裁、大數據獨角獸公司Palantir的早期投資人。

而,她和譽存一切的故事,都要從6年前說起。

初嘗“拐點”

若說歷史上那些偉大的人生拐點總是伴隨著靈光突閃,6年前陳瑋就被閃了一下。

重慶某銀行,陳瑋坐在柜臺明凈的玻璃外,靜靜地看著手中的幾頁文件,柜臺里工作人員臉上掛著標準的微笑,顯得職業而得體,她正努力地將一些政策規定傳達給柜臺外的客戶。陳瑋完全沒有在意,她的腦袋里正有一萬匹馬在奔騰。

這次,陳瑋是回家省親的,為了方便打算辦一張信用卡。可是,因為她十多年來都生活在國外,沒有在國內的消費記錄,僅能辦理額度3000元的信用卡。而在美國,憑借自己的信用記錄,申請額度至少有5萬美元。這巨大的落差非但沒有讓陳瑋氣惱,反而令她十分興奮,就如同當年新大陸刺激著哥倫布。

挑起陳瑋那根興奮神經的是,她發現中國的個人及企業的征信記錄幾乎只存在于央行的征信系統中。而在美國,獨立于政府與金融體系之外的第三方征信機構已經存在了100多年,早已經形成了完善的市場體系與產業鏈條,更出現了如Exprian、Equifax、TransUnion這樣的國際征信巨頭,每年瓜分著數千億美元的市場份額。

初步估算,至少有9億中國人因為沒有貸款經歷而缺乏信用記錄。其中,18歲到26歲這個年齡段的在校學生和剛進入社會的青年,更是屬于信用記錄空白人群,他們卻在個人消費、貸款、求職和交友等方面對個人信用有著強烈的需求。中國征信市場空間將會超過1000億元。但是,當時中國所有從事個人和企業征信的第三方機構是——0。

面對著這片即將呈現的“藍海”,陳瑋那顆不安分的心劇烈地躁動起來。

“那時,真的想馬上回國大干一場!”

這個計劃意料之中地受到家人的一致反對。為了勸阻她,父母還專程飛到美國,這可能是陳瑋生平第一次讓父母這樣操心。

中國科技大學畢業,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博士。從小到大陳瑋都是人們口中別人家的小孩。

作為一名學者,將科技向產業轉化一直是陳瑋的愿望。取得博士學位后,她毅然投身到95%都是白人男性的華爾街投行領域。這個黑頭發、黃皮膚、體型嬌小的亞洲姑娘,就像是《歡樂頌》里的安迪,憑著對數字超強的敏感和對理想的堅定執著,很快成為了華爾街炙手可熱的女強人。

幾年中,陳瑋幫助孵化了超過30家科技型初創企業,其中包括2家上市公司,投融資總額超過1億5千萬美元,管理超過9000個高新技術專利,并獲得美國“杰出女性科學家”稱號。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她感受到了大數據與金融結合所釋放出的巨大勢能。

這時,她才僅僅30歲出頭。女博士、華爾街、投行、杰出女科學家,各種閃耀的光環加持在她的身上,包括陳瑋的父母在內,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樣已經足夠了。若不是因為那次命運中的省親,陳瑋也認為自己會在這樣的順遂中一路走下去。

此時的人生對于陳瑋來說就像是一道多選題,令人困擾的往往是眾多的選擇,而不是題目本身。任何選擇,都意味著將放棄另一些東西,無論你怎么選,都難免會有遺憾。所以,與其把時間浪費在比較掂量上,不如全心全力走好已經選擇的路,不去羨慕其他路上的風景和繁華。

“我女兒做事就是特別有韌性,一旦目標確定以后,她就會沿著那條路走下去,一直走下去。所以,我們只能選擇支持!”

然而,再幸運的人,命運也會同你開幾個玩笑——父母妥協的同時,陳瑋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她的第二個孩子。這次懷孕雖然打亂了她大干一場的計劃,卻讓她有更多時間去沉淀和思考。

于是,在美國奧斯丁家的后院里,她時常仰望星空,感受著腹中那個小小的、同自己一起脈動的心跳,籌劃著未來事業的雛形,就如同在孕育著兩個小生命,令人期待。

夏天的德州刮著燥熱的風,在兒子滿月的當天,陳瑋收拾好了行裝。鄭重地合上了奧斯丁那個家的門,就如同在心中同自己的過去劃了一道分界符,她感到自己的手心有點濕潤,內心卻無比堅定。

踽踽獨行的拓荒者

2014年,人工智能被列入國家發展戰略規劃,在阿里巴巴等IT巨頭及無數中小科創企業的努力下,杭州的每一個角落似乎都在散發著迎接智慧城市的訊息。這一訊息和著陳瑋的激情就這樣在此停下了腳步。

與朋友合租了一層辦公室,3個聯合創始人加上幾個技術員,6、7個人相約著去看了一次錢塘江大潮,吃了頓便飯,當晚回公司敲下第一行代碼,這就算是開張了。

“真的是十分隨意了,但心潮是澎湃的。”談及這段經歷,陳瑋也忍不住大笑出來,露出潔白的牙齒,十幾年海外生活在她性格中打下的烙印清晰可見,大開大合,恣意張揚。

在杭州不論工作環境還是平臺,與美國相比有著天壤之別,但陳瑋并不在意,還開玩笑說自己是共享辦公模式的先行者。

大數據在金融行業的應用在美國已經算得上相當成熟了,但在國內還在初期發展階段。一開始,陳瑋試圖將在美國已經十分成熟的經驗依樣畫葫蘆照搬到中國來。通過對用戶的消費記錄、配送信息、退貨信息、購物數據等進行風險評級,尋找符合風控標準的用戶,為符合標準的個人提供以消費為目的的貸款,力求建立中國人的個人征信體系,填補市場的空白。

但,這其中包含海量的文本信息,依靠人力去完成這個實體抽取過程,顯然是不現實的,所以一般是用機器去抽取。而在美國,這項技術非常成熟,但都是基于英文進行的模型訓練。中文和英文屬于兩個完全不同的語系。中文的語言特定更加復雜,關系類型體系也不通用,中文關系抽取的公開語料更是少之又少,極大影響了中文實體關系抽取的準確率。于是陳瑋決定自己開發一個機器學習平臺。這是她創業遇到的第一個坎。

“每天一睜開眼,就面臨各種困難。”談到那個艱難的時期,陳瑋再一次展示了她的樂觀:“但是不要怕,努力面對,如果不行就再睡一覺,也許一覺起來就想到解決方案了。哈哈哈哈哈!”

要知道,像亞馬遜這樣的大公司當時也才剛剛開始推出類似的平臺,事實證明,這一步陳瑋是走到了點子上。自主創新的機器學習平臺,過程雖然艱辛,但奠定了譽存大數據平臺建設的基礎。此后,在幫助數據的清洗融合、建模分析和服務應用等方面接連取得突破。

技術層面的突破給陳瑋帶來的喜悅是巨大的,可還沒來得及慶祝一下,就被現實一棒打回了地面。

這個時代中國面臨一次重大的變革,但大多數人和大多數企業并沒有準備好,很多企業甚至根本不知道大數據可以用來做什么!“我們首先要逾越的障礙是要從零開始培養市場、培養客戶,實在太難了。”

于是,每一次的客戶拜訪都幾乎演變成一次大數據基礎知識的科普,陳瑋甚至準備了一套10分鐘金融大數據的入門PPT。但因為領域太新,國內沒有可以借鑒的實例,有時嘴皮都磨破了,還是沒有辦法說動客戶。

總有一些體會因為印記太深而難以抹去,比如說失敗。“那一次挫折感挺大的。”

當時,公司研究了一款針對通訊行業的金融大數據產品,因為公司落腳在杭州,所以首先想到的客戶就是浙江電信。

公司3位創始人輪番上陣,精心準備了介紹產品的PPT,多次去浙江電信登門拜訪、推廣,始終無法取得浙江電信負責人的認可。直到后來甚至發展到去蹲守、逮人,幾輪圍追堵截,浙江電信幾乎將他們3人列入了黑名單。

“我們真的是努力到無能為力了!”陳瑋依然笑著,只是這次的笑容中多了一絲苦澀。

這一經歷,讓陳瑋意識到,在中國從事大數據行業,技術過硬只是一方面。但首先,你還必須是一個拓荒者、布道者。

▲圖片拍攝:雷輝

“必須要有這個覺悟,只是當時缺乏對國內市場環境的了解,有點被打蒙了。”

冬日里的杭州,多雨而陰郁,似乎天氣也在配合陳瑋當時的心境。

傍晚,西湖蘇堤,小雨。陳瑋低頭凝視著水面的圈圈漣漪,眼中帶著幾分落寞。夜幕降臨,蒙蒙雨霧中的斷橋和雷峰塔,影影綽綽的正被黑暗蠶食,好像心中那份創業的信念也在一絲絲瓦解。

“堅持下來,全靠一碗重慶小面!”

西湖邊上一家重慶小面館收容了淋得渾身冰涼的陳瑋,操著家鄉口音的老板娘端來熱騰騰的小面,在熱氣的掩護下,陳瑋第一次低頭哭了鼻子。但當花椒和著油辣子的氣味沖進鼻腔時,陳瑋作為重慶辣妹子那股韌勁也被喚醒了。

收拾心情,她同自己的技術團隊合作,將產品完善升級,再次推出金融大數據產品“烽火臺”,最終得到了中國電信集團的認可,在全系統范圍內推廣,至今仍然是中國電信集團唯一認可的金融大數據產品。

歸故里 從故業

一碗小面,不僅喚醒了陳瑋的斗志,也喚醒了她對故鄉的思念。回去,成了心中揮之不去的牽絆。

也就是在這時,故鄉重慶向她拋來了橄欖枝,重慶兩江新區大力扶持科技創新型企業,并專門給譽存科技發來了邀請函。陳瑋明白,該回家了,帶上自己的一腔熱血、滿腹經驗,回到故鄉、遇見故人、再從故業。

“兩江新區對科創企業政策很好,再加上就在地鐵邊上,最重要的是我想回來了,所以就選這里了。”作為3個合伙人中唯一的重慶人,這個搬遷理由說起來多少有點任性,但陳瑋依然就是那副灑脫的模樣。

▲圖片拍攝:雷輝

剛回到重慶,一個現實問題就擺在了陳瑋面前——沒人可用。一個科創企業,沒有技術員、沒有工程師就好像一個人沒有了大腦,只能陷入癱瘓、陷入植物狀態。

杭州,是中國大數據產業的高地,擁有像阿里巴巴這樣的龍頭企業,一直以來都是國內大數據行業人才聚集的地方。陳瑋當時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將杭州作為歸國創業的第一站。

而當時重慶大數據行業,用一片荒蕪來形容也一點不為過,從企業到人才。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