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冰:一個VC眼中的中國經濟、企業和一級市場

2018-12-15 10:58 來源:互聯網

由格隆匯打造、香港交易所支持的2018"決戰港股"海外投資系列峰會正相繼在上海、深圳、北京三大核心城市隆重展開。在深圳場,達晨創投執行合伙人兼總裁肖冰發表了題為《一個VC眼中的中國經濟、企業和一級市場》的主題演講。肖冰以一個VC的視角對中國經濟、企業發展狀況及一級市場的投資發表了獨特的個人觀點,為投資者帶來了一場頭腦風暴。

肖冰表示,因為2018年事特別多,所以大家在談到中國經濟的時候,彷徨、焦慮。他認為,“中國經濟肯定是一個客觀的現實存在在那里,但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得到的結論差異是挺大的。”

肖冰列舉一二級市場從業者與不同行業企業家的例子加以說明上述觀點,“今年二級市場可能都在虧錢,大家看的就比較悲觀,一級市場反而相對好一點。在一級市場里,美元基金肯定是更加樂觀,人民幣基金則悲觀一點。因為美元基金在2018年的業績特別好,美元基金退出最多的一家有800多億人民幣,退出超過100億人民幣的有12家機構,所以他們非常樂觀。至于人民幣基金,今年退出的比較差,業績相對差一點,所以相對也就偏悲觀一點。”企業家亦然。

肖冰認為對待同一個事情,大家看的差異較大時,需要客觀地去看待。他還建議大家從不同的角度去開袋這個問題:“第一,中國過往這么多年的高速增長,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奇跡,也沒有什么中國特色的經濟學,中國實際上享受了很多的紅利,這些紅利現在已經逐漸消失了;第二,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的差距,我們還是要虛心向美國學習,我們在很多方面都非常落后,我們還要韜光養晦,這一點大家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第三,中國經濟的下行沒有靈丹妙藥。我就做了一頁PPT,大家看一下。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神仙可以通過藥方迅速讓中國經濟重新回到高速增長的軌道上。”

如何看待中國經濟,肖冰表示:“我覺得是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壞。不會太好,大家都覺得是對的,不可能是太好的;不會太壞,這是我個人的看法。站在VC的角度,我覺得不要太悲觀。”

 

肖冰建議企業學習深圳,積極轉型:“大概在2008年的時候,深圳、東莞都在搞騰籠換鳥,那段時間壓力也很大。低端想轉成高端,這是很艱難的路,現在也走過來了,發展的不錯,因為我們提前做了轉型升級。”

肖冰還呼吁中國民營企業家:“還是要選擇一個最難的路,要艱苦奮斗。”他還建議企業家看一下華為的發展。“可能華為走的路是我們最看好的路,也是最難的路。華為是一面鏡子,告訴我們很多問題。”

談及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肖冰表示:“靠銀行是靠不住的,更多應該靠風險投資,靠直接融資,靠發達的資本市場,這才是正道。靠銀行這個我并不是特別認同。”

肖冰認為:“一個企業的成功,資金的支持并不是最主要的,核心還是要看企業家的能力,要苦練內功,做一些自我反思。民營企業家很多缺乏自我反思,他們早已忘記了我們曾經呼吁的市場經濟和契約精神;民營企業大部分離一個優秀的公司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甚至是一個科學管理的ABC都沒有,要補上這一課,而且基本功的工作有很多,僅僅包括創新能力是遠遠不夠的。”

對于未來的投資方向,肖冰認同大多數人的判斷:“技術創新,而不是簡單的商業模式創新。是To B的方向,而不是消費互聯網To C的方向。不要奢望什么機會,要長期艱苦奮斗,要投一些長期艱苦奮斗的企業,投一些真正技術創新、厚積薄發的公司。不要指望投了以后,兩年就能上市那種。”

肖冰對科創板抱有著希望,他希望科創板能成功,只有成功了,達晨創投所投資的技術創新型公司就有退出渠道。他還建議VC與PE:“做一個長期的價值創造者,而不是做一個套利者。套利的階段基本都過去了,過去大家都想套利。以前大量的投資,把外衣剝掉,實際就是套利和投機,對外說是投資,實際就是投機,對于這種盈利模式大家要特別小心,那種模式已經過去了。”

以下為肖冰演講實錄: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的是,站在不同角度,如何去看一些事情。

首先,我說的是VC行業。虞鋒老師做的是PE行業,其實和我們大同小異,我們做得更早期一點,項目更雜一點,個數更多一點,所以失敗也多一點,我們也特別能容忍失敗,沒有失敗就不叫風險投資。有風險我們才投資,沒風險我們就不投資,基本就是這樣。

1、不同角度下的中國經濟

那么,站在一個VC的角度怎么看中國經濟呢?特別是中國的VC,站在本土人民幣VC基金的角度怎么看呢?

現在說到中國經濟的事情,大家都特別彷徨和焦慮,因為2018年事特別多。中國經濟肯定是一個客觀的現實存在在那里,但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得到的結論差異是挺大的。

我可以把這事用一個樂觀的指數去做一個分析,從樂觀到悲觀可以分成幾個級別,從不同角度出發,人們對中國經濟的樂觀指數級別差異很大。比如說,我辦公室訂了一份《人民日報》,《人民日報》的樂觀指數就比較高,但是看很多自媒體,就比較容易得抑郁癥。這就是說,同一件事情從不同角度來看差異很大。

我們一級市場的人看中國經濟和在座各位二級市場的人看中國經濟,得出的結論也不一樣。今年二級市場可能都在虧錢,大家看的就比較悲觀,一級市場反而相對好一點。

那么在一級市場里,美元基金肯定是更加樂觀,人民幣基金則悲觀一點。因為美元基金在2018年的業績特別好,美元基金退出最多的一家有800多億人民幣,退出超過100億人民幣的有12家機構,所以他們非常樂觀。至于人民幣基金,今年退出的比較差,業績相對差一點,所以相對也就偏悲觀一點。

企業家看的也不一樣。不同行業的企業,因為所處行業的景氣度不一樣,所以對中國經濟的看法都不一樣。

我覺得對同一個事情,大家看的差異還是比較大的,那么我們怎么客觀看待一件事情,這就挺重要了。怎么找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話題可能對大家會有一些借鑒意義。

我的觀點是這樣的:

第一,中國過往這么多年的高速增長,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奇跡,也沒有什么中國特色的經濟學,中國實際上享受了很多的紅利,這些紅利現在已經逐漸消失了。

第二,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的差距,我們還是要虛心向美國學習,我們在很多方面都非常落后,我們還要韜光養晦,這一點大家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

第三,中國經濟的下行沒有靈丹妙藥。我就做了一頁PPT,大家看一下。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神仙可以通過藥方迅速讓中國經濟重新回到高速增長的軌道上。

我們看到2008年以后,從美國發起的金融海嘯導致全球經濟受影響。中國用四萬億迅速就把經濟拉起來了,那時候很多人認為政府是無所不能的,但是到2012年以后,我們感受到這個效果在減弱,2012年以后的GDP開始逐級下行。2012年和2012年以后實際上是差異挺大的,2012年以后開始逐級往下走,從10%以上即兩位數的增長開始往下走,到2015年的時候,我們又視圖通過一些政策刺激經濟,結果房地產翻了一倍,從200萬億到了400萬億,把老百姓的錢又套了進去。后來我們發現,貨幣政策的效率越來越低,包括政府想通過一些運動式政策類似“互聯網+”、“大眾創業”等,希望能夠迅速把中國經濟重新拉回高速軌道上,但最后發現并沒有達到真正的長期效果。

其實中國經濟的很多問題,現在看起來不光是周期性的,更多是結構性的問題。結構性的問題實際上很難用強有力的手段迅速解決。

最后,對中國經濟的看法,我覺得是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壞。不會太好,大家都覺得是對的,不可能是太好的;不會太壞,這是我個人的看法。站在VC的角度,我覺得不要太悲觀。

我上次跟格隆交流,他也偏悲觀,那為什么我不那么悲觀?這是我的立場和角度的問題。因為我每天接觸的是那些新興行業的特別領先的企業,我每天都看到那么多熱血沸騰的年輕人,講到他們偉大的事業,都興奮得睡不著覺。我們投了500多個公司,絕大部分都屬于新興行業里的領先企業,都在高速增長,業績都非常好。我們每個季度總結他們的業績,發現絕大部分的公司并沒有受經濟下行的影響,還在高速增長。

這些企業家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所以我對中國經濟并不悲觀。只是這樣的企業太少了,如果這樣的企業足夠多的話,我相信中國經濟肯定會穩住。

就像美國經濟一樣,美國經濟過往這一輪十年的增長還是靠創新,還是靠硅谷的公司,而不是簡單地靠貨幣政策,所以中國未來的希望還是在這些人身上。因為我們每天處在這樣的行業里,被這樣的氣場所感染,所以我們并沒有那么悲觀。

最近王興有一個段子,大家老是問他2019年怎么樣?他說,2019年肯定是過往十年最差的一年,這是壞消息,但好消息是,2019年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那一年。

不會那么好,也不會那么壞,這是我的判斷,但這是長期的事情。如果中國經濟未來要長期持續健康地增長,就要準備走一條艱難的路,這條艱難的路也是唯一正確的路。

2、借鑒深圳,積極轉型

有些道理,過往很多年我們都在講,很多經濟學家都在呼吁,但每一次,我們覺得講的都白講,因為所有問題又被一些轟轟烈烈的貨幣政策大放水、房地產泡沫所掩蓋了。為什么深圳發展得比較好?就是因為深圳走了一條正確的路。深圳還是在高質量地發展,做了經濟結構的轉型,而且很早就轉型了。

有一段時間之前,很多人質疑深圳不行了,后來發現深圳又起來了。實際上在很多年前,大概在2008年的時候,深圳、東莞都在搞騰籠換鳥,那段時間壓力也很大。低端想轉成高端,這是很艱難的路,現在也走過來了,發展的不錯,因為我們提前做了轉型升級。

所以說,中國經濟的發展還是要回到古典經濟學,就是怎樣通過創造價值來發展,通過轉型、自主創新走下去。發展,只能通過一些制度的建設鼓勵民營經濟,比如財產保護、改革開放等等,大家都認為這些是普遍常識的東西,但它們也是唯一正確的東西。但很多正確、簡單的東西,往往是很難執行的,所以我對中國經濟總體的看法是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壞。悲觀的人可能想的太悲觀了,樂觀的人可能有些太樂觀。

我們最近發現有一個變化,以前海外的經濟學家對中國的看法是比中國國內經濟學家偏悲觀的。現在卻相反了,國內經濟學家好像更悲觀一些,海外經濟學家對中國看的更樂觀一點。這是第一次逆轉了。

原因是什么?說明過去我們自我陶醉的時候,我們對自己看的太好了,海外人看的更清醒一點,看的更長期一點。現在我們自己反而覺得悲觀的時候,海外看的更長期,他們比我們更樂觀。

所以我覺得很多事要反過來看,多角度思考一下。

3、中國企業如何發展

那么再講講我對中國企業的看法,也是跟這個結論一樣。我主要說的是中國的民營企業,不要奢望什么奇跡,不要奢望政府出什么政策,讓我們的民營經濟一下子就迅速發展了。我們還是要選擇一個最難的路,要艱苦奮斗。

對于中國民營企業到底怎么發展這個事情,其實可以好好看一下華為的發展。最近大家也看到了孟晚舟的事,讓我們又一次把視線聚焦到華為身上。可能華為走的路是我們最看好的路,也是最難的路。

華為是一面鏡子,告訴我們很多問題。中國企業跟中國經濟一樣,容易走的路都走完了,過往這么多年,企業發展的不錯,我們總認為是自己的能力很強。

是不是你的能力真很強?實際是你搭上了時代的高速列車,中國經濟每年都百分之十幾的增長,轟轟烈烈的,你在里面自然就發展的不錯。那么一旦這個行業不好了,行業放緩的時候,你還能不能好?這就體現出你真實內在的水平是怎么樣的,你的水平就是不高,問題就是很多,自然就全部暴露出來了。

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各種商學院特別受歡迎,各種培訓班也特別受歡迎,我也偶爾被拽去給企業家講課,看到很多傳統企業家特別迷茫,這種時候往往就容易病急亂投醫。諸如互聯網思維、資本運作,跨界都搞一下,轉個型,就被轉死了。

那么互聯網思維能不能救實體經濟?估計很難。現在看到大量的民營企業倒閉死亡,大家感覺特別恐慌,甚至上升到政治高度來看這個,我覺得不必。甚至大家呼吁政府救他們,我覺得也不必。

在市場經濟里,優勝劣汰這個事情是正常的事情。1998年的時候我在香港工作,當時東南亞金融海嘯,導致香港大量的企業倒閉,包括一些很大的公司倒閉。2008年的時候,美國也有很多公司倒閉,五大投行倒了三個,人家也沒有質疑政治的一些事情,也沒有質疑政府,也沒有呼吁政府去救他們。

對于政府來說,要建立公平的營商環境,建立好個人破產的保護措施,不要因為這個企業家破產了,這個企業家好像一輩子就完蛋了。企業破產很正常,大量企業破產倒下,又會有大量新的企業站起來,這是市場經濟正常的事,所以大家要用平常心看待這個事情。

包括現在企業融資難,這也是大家呼吁比較厲害的,現在政府強迫銀行給民營企業貸款。其實中小企業融資難是全球普遍存在的難題。這就是難,就應該難,因為風險很大,特別是從銀行角度,銀行本身是風險厭惡型的,成功賺的是利息的錢,虧的是本金。所以中小企業融資難,靠銀行是靠不住的,更多應該靠風險投資,靠直接融資,靠發達的資本市場,這才是正道。靠銀行這個我并不是特別認同。

還有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的競爭關系,我覺得這個不要太害怕,達晨幾乎都投的都是民營企業,并沒有害怕跟國有企業競爭。為什么?因為在不是壟斷性的行業里,國有企業幾乎競爭不過民營企業。國有企業的優勢就是能獲得比較廉價的一些資金支持,但一個企業的成功,資金的支持并不是最主要的,核心還是要看企業家的能力。但國有企業并沒有企業家,所以并不要太擔心,因為它的效率各方面都比民企低很多,所以我們不用太著急、太害怕這個事情。

所以對于我們的民營企業,我的觀點是你去埋怨,去怨天怨地怨社會都沒意義,要苦練內功,做一些自我反思。我覺得我們的自我反思能力太差了,民營企業沒有自我反思,忘記了我們曾經呼吁的市場經濟和契約精神。

遇到困難的時候他們就忘記了這些,欠了錢就不想還了,遇到困難就想政府、市長能不能救我們一下。而沒有做反思,這些問題是不是因為過往你很多的事情沒做好?比如說運用了大量的杠桿,胡亂多元化投資,有沒有深刻反思?包括以上市公司的股票作質押,拿著錢又到外面投資。上市公司那么高的杠桿,投一些PPP,一些根本沒有技術含量的項目,現在出現了問題,你本來就應該承擔這個后果,本來就應該受教訓。

我們的這些民營企業,大部分離一個優秀的公司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甚至是一個科學管理的ABC都沒有,要補上這一課。基本功的工作有很多,僅僅包括創新能力,是遠遠不夠的。很多企業沒什么差異化,行業好的時候大家都掙錢,行業不掙錢的時候,風口停的時候,這個確實能看出來誰行誰不行。現在很多的行業已經放慢了,很多行業沒有增長。有的企業家,包括我們投的一些企業家最近就跟我聊,推卸責任,說沒做好是行業不好,行業增長放慢了,甚至行業下滑了,業績就不好了。

我就問,這個行業現在有多大?回答說有幾千億。我說現在行業真掙錢的公司一年掙多少錢?回答說有幾十億。那為什么你不掙錢?中國這么大的存量市場,當優勢企業出來的時候,大量的企業會往下走,并不是每個企業都很好,這就是殘酷的現實。現在中國的企業必須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我們現在進入存量博弈的時代,GDP不可能高速增長,大家還是要放棄一些幻想和奇跡,沒有奇跡,就要走艱難的路。

最后說一下我們這個行業,再分析一下一級市場。今年是一級市場的寒冬,但主要是對人民幣基金。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還是差異比較大的,人民幣基金基本隔一年就是一個波動,今年好,明年不好,后年又好。因為一級市場跟二級市場掛鉤很厲害,美元基金的LP都是長線的出資人,并不盯著二級市場來投一級市場,中國一級市場的LP是盯著二級市場來投一級市場,這個比較麻煩。二級市場肯定每年都在波動,而一級市場的投資都是很長線的,所以說中國缺少長線的機構投資人,就導致人民幣基金波動特別厲害。

今年募資大幅下降,很多基金募不到資,意味著這些基金都會出問題,很多投行都會出問題。這也會影響到2019年的投資,2019年人民幣市場的投資也會斷崖式下降,因為沒錢了,今年沒募到錢,明年就沒錢投資。那么明年的募資市場,我認為也不會很好。但美元基金是增長的,因為它的LP是特別長線的。

從投資的角度看,過往幾年我們投了一些特別偽的商業模式的事情,未來幾年會逐漸爆掉。剛剛的討論也說到,大量共享經濟的事,大量O2O的事,還有區塊鏈的事,都會一一破滅,只剩下一地雞毛。

從投資方向看,過去最大的風口就是移動互聯網紅利產生的新商業模式,產生了一些巨大的公司,包括今年上市的美團、小米,但這可能是最后一波了,大公司也不多了,除了今日頭條少數幾家,都不多了。

未來的方向是什么?這也是一級市場比較困惑的。未來的方向,大家現在也一致看好,是技術創新的方向,而不是簡單的商業模式創新。是To B的方向,而不是消費互聯網To C的方向。

但這里邊又會產生新的泡沫,而且泡沫已經出現了。因為很多人是以投To C的心態投To B的公司,包括一些估值,也是以To C的估值來估值To B。比如投一個AI的公司,實際收費還是To B的,收費根本很難爆炸式大規模增長,但估值很快已經上天了,泡沫巨大,就是用以前投互聯網的思路來投這些To B。你恨不得這些公司每個月的估值都在翻,恨不得這些公司每個月都在高速增長,但這些技術創新性公司要長期積累。所以未來投資人的心態也要變化,那種時代已經過去了。

未來怎么變呢?如我這頁PPT講的,不要奢望什么機會,要長期艱苦奮斗,要投一些長期艱苦奮斗的企業,投一些真正技術創新、厚積薄發的公司。不要指望投了,兩年就能上市那種。我們對科創板現在比較抱有希望,希望科創板能成功,那我們這些技術創新的公司就有退出渠道。

對于科創板,實際業內人還是比較冷靜的,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浮躁。現在反而有一些人比較浮躁,一些企業比較浮躁。現在又出現了很多Pre科創板的項目,市面上也有很多初創公司,我覺得要小心。

科創板的制度設計特別關鍵,現在很多制度性的問題沒有解決,如果在這個情況下貿然推進,會有很多風險,所以要把整個制度設計的完善一些。包括對欺詐、造假的處罰,包括退市制度的安排,我覺得要配套出臺,才能保證科創板的成功。

我們現在看到的技術創新型公司,包括AI、大數據公司,很多公司如果現在上市,肯定是一二級市場要倒掛,一級市場價格非常高,它們還沒有成長到大規模IPO的階段,所以現在我覺得有點過早。

所以我們的投資,我相信我也建議真正的投資,面向未來一級市場的投資,不管是VC也好,PE也好,其實本質都是一樣的,都是要做一個長期的價值創造者,而不是做一個套利者。

套利的階段基本都過去了,過去大家都想套利。以前大量的投資,把外衣剝掉,實際就是套利和投機,對外說是投資,實際就是投機,對于這種盈利模式大家要特別小心,那種模式已經過去了。

現在要回歸傳統,古典傳統的VC,古典傳統的PE,有一段時間我們認為自己已經out了,很多人都說我們out了,現在發現這條路一直走下去還是可以的,至少我們還活在這里。我們也相信堅持這條路往前走,我們還能一直活下去,活得更好。

我就說這么多,謝謝大家!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