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杉郭山汕:投資最難的是,投對了且投資邏輯也是對的

2018-12-12 14:02 來源:互聯網

他是創投圈一位年輕“狙擊手”:短短幾年,參與投資了幾家百億美元超級獨角獸及多家十億獨角獸,其中既有拼多多、中通快遞、滿幫集團這樣的明星企業,還包括達達-京東到家、毒App等這樣的行業新星。

他說,投資是一個特別需要反思的過程。而對于大部分人看好或者不看好的事情,他總喜歡再研究一下。他,是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郭山汕。

這次采訪是在深圳機場附近的酒店里進行。郭山汕的行程十分緊湊,前一天在香港出席了拼多多的董事會,當天晚上回到深圳,參加了另一家被投企業的會議。采訪結束后,郭山汕又得飛往上海,因為下午還有紅杉中國種子基金的例會。而這樣的工作節奏,已經成為了郭山汕生活的“常態”。

從行業研究開始VC生涯

我的VC生涯是從紅杉中國開始。

2010年,我加入紅杉中國,此前曾任職于麥肯錫咨詢。剛進紅杉,我主要負責項目cold call和研究。在加入紅杉的前面兩年半里,我經歷過幾個行業組,從最早的新能源組,然后到了消費組,期間主要時間在研究物流領域,后來到了TMT組。

今年6月,紅杉中國決定將種子基金單列,全面發力天使投資。目前我和其他兩位合伙人——鄭慶生和曹曦一起負責種子基金,接下來我會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這個工作中去。

這半年下來,我切身體會到,做天使投資挺難的。但我們還是要給自己定一個目標,爭取在天使階段投中一家100億美金的公司。紅杉中國在2006年天使階段投資了大眾點評,曾經實現過這一目標。

為什么紅杉中國三輪投資拼多多?

最近兩年,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參與投資拼多多。

拼多多成立于2015年9月,在3年多的時間里迅速成長為一個擁有 3 億多購買用戶的新一代電商平臺。早在2016年末,紅杉就參與了對拼多多投資,前后累計三輪。今年7月,拼多多成功掛牌納斯達克,2年多時間,紅杉無論是在回報倍數還是回報金額上都收獲了不錯的成績。

這一筆投資,有兩個方面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首先,通過拼多多這個案例,我深刻地感受到,紅杉合伙人的決策層,對電商領域的認知還是比較獨到的。我們剛開始投拼多多的時候,其估值到了10億美金,當時很多人認為幾十億美金就是大部分優秀電商的終極天花板。但紅杉內部的判斷是拼多多的發展才剛剛開始。如果沒有對電商有深刻的理解,很難達成這個共識。

另一個深切感受是,一個創始人的逆向思維能力和化繁為簡能力,可以產生巨大的能量。黃崢(拼多多創始人)往往思考的角度很獨特,但又都是一些常識,很容易理解。創業大成是一個極小概率事件,就像他說的創業如同在大海里航行,大部分海域是要翻船的,只有在很少地方可以幸存活下來。我們每天都在期待遇到這些未來的幸存者,重要的是,我們要有識別出他們的眼光。

“投對了并且投資邏輯也是對的,這才是最難的事情”

反觀自我,我覺得自己性格有兩個特點,一是擁有較強的好奇心;其次是相對冷靜。所以,即便是遇到特別喜歡的項目,還是可以被拉回來,有時候被自己拉回來,有時候被同事拉回來。

這些年,我還有一個很深的體會——做投資最難的是你不光投對了,而且你的投資邏輯也是對的。

很多時候,即使是優秀的投資人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投對了,但是當時投的理由并不是公司最重要的成功因素。也許你當時主要看中的是團隊,但項目成功是找對了市場。你覺得技術壁壘最關鍵,但最后成功的是商務和融資能力。投對了并且投資邏輯也是對的,這才是最難的事情。最厲害的投資人往往可以在一開始就抓住事物最本質的點,決定投還是不投。

2019年,消費互聯網的投資機會仍然很多。大部分人認為到頭的時候,要想想有沒有可能沒到頭。技術的進步,還會帶來新的創新機會;另外,對于消費者而言,永遠在追求新的刺激。目前紅杉中國的早期投資,包括種子基金仍然非常關注2C的方向。

2019年我們仍然會很忙。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