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興資本劉芹:專注是創業公司最稀缺的資源

2019-04-16 09:40 來源:互聯網

1、創業公司最多只能試錯三次

小公司融錢非常的困難。每一個銅板的價值對我們來說都是稀缺的。

錢少了會怎么樣?我們沒有那么多可以犯錯的機會。柯達這樣的公司,哪怕當年使了這么多錯誤的昏招,還延續了十年,即便倒臺了也還賣了十幾億美金的專利費。

本質上,創業是一件敗率非常高的事情,因此我們鼓勵創業者坦然面對失敗。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可以無成本地試錯。從我個人的經驗來看,一個創業公司,最多只有三次犯錯的機會,犯完之后,這個公司就掛了。

就那么點錢,又只有兩三次的試錯機會,怎么能夠破局呢?對于小公司的戰略規劃,我有兩點建議:

1、要破局一定要做減法。專注是小公司抵抗大公司最有效的方法。

2、不要擔心這件很小的事情沒有人看得上,關鍵是愿景要足夠大。也就是說,當下做的很小的事情,跟愿景之間必須是高度關聯的。

專注是創業公司最稀缺的資源。

我有時候跟很多公司CEO在聊,他們就說今年的商業目標有幾個,一二三四五。

我說:如果只允許你干一件事,你選擇哪一件事?

他說:沒那么想過。

我說: 沒有那么想過就有問題。

為什么?互聯網公司和很多行業有一點不一樣:

它是一個早期做減法,不斷試錯,驗證商業模式之后;后期再做乘法,用互聯網杠桿優勢,實現網絡效應的過程。

做減法會帶來什么好處呢?

第一,資金最容易發揮出效果,不會被浪費。

第二,團隊執行力不會被稀釋,砸到一個方向上,一捅就破。

做減法最大的風險是什么?我選了那個方向,但是我試錯了。

我自己的一個經驗是,如果一個創業公司調整兩次方向之后,整個團隊的士氣基本上就低落了。那個時候團隊的執行力會出現腰斬,創始人自己的信心也沒了,融資容易陷入困境。

所以,作為創業公司的CEO最重要的職責是什么?

不是純粹身先士卒地去做業務,最重要的任務是讓公司的業務通過盡快試錯穩定下來,穩定下來之后,讓所有員工執行的心血,形成復利效應。

沒有通過快速的試錯,找到自己的方向,這是很多創業公司失敗率高的核心原因。

2、孤獨是每一個創業者與生俱來的

做公司早期創始人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你面對員工的時候,很難向他去解釋,公司可能只有三個月發工資的錢,甚至三個月之后發工資的錢從哪里來,我都不知道。你無法和他們去分享這個事實。你同時還得和他們講,你在干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而事實上,你連明天干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你也無法和你的投資人去分享這件事。因為并不是所有的投資人,都有勇氣去聽到真實的現狀。你也無法站在聚光燈下,向媒體去分享你的創業故事。你講的都是你的光鮮亮麗,而事實上,你的壓力無法得到分擔。

這種孤獨是一個創業者與生俱來的。而且越是成功的創業者,在工作上孤獨感更大。為什么?如果你不成功,你可能失敗了以后換一個辦公室,兩年時間干一番新的事業。如果你成功了,你被成功所累,你有了光環。人人都認為你應該繼續更成功。這種光環使得你的孤獨感更強。

所以投資人的認同,以及讓創業者放下這種所謂的包袱,是創業者本質上最需要的。其實投資者給你投一檔錢,這不重要。投一檔錢真的是因為跟你投緣,是對你的認同。

只是投資者把這種認同,用一個實實在在的,三個月之后要發的工資這筆賬送給他們。因此,你看那些真的很優秀的投資者,他們內心深處是極其尊重創業者的。

他們從內心深處明白,他們之間的位置,不是一個居高臨下的俯視態度,他們是平等的,甚至是創業者擁有更高的位置。因此,你作為一個創業者,真正需要找到的是能夠認同你的投資人,而不應該是一張支票。我是一個什么都不是的人,但是我熱愛創業。我知道怎么能夠幫助中國的創業者獲得成功,這是真正的財富。這是主流社會真正價值的所在。所以,認同是極其重要的一點。創業需要有價值的東西。

3、創業公司要做眼高手低的事情

接下來再說愿景。我曾經提到,創業最重要的愿景,我們要找那種有遠大抱負的人,那種很純粹的創業者,他們要能回答三個關鍵性的很「虛」的問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向哪里去?」。實際上,這三個問題其實一點都不虛,一點都不空,一點都不大。因為我們最關鍵的問題都是從蛛絲馬跡的核心細節所捕捉出來的。所以要小中見大。

我們認為小公司,一定要做眼高手低的事情。

什么叫「眼高」?公司做戰略,一定要看到20年之后。

什么叫「手低」?要設置六個月內能實現的目標。

好公司首先都是對未來有暢想之后倒推回來,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一步一步走到那里。

要清晰公司的業務節點,判斷是否能做到,以及需要的時間。雖然每一步離這個愿景都好像很遠,但是都是有關聯的,沒有偏離。這樣堅持地做下去,就會有復利效應的體現。

當時投資小米雷軍時,他從金山CEO的位置辭職,我就知道他內心深處還是想做一件對得起自己的偉大的事情,這種內心的很強的驅動力,就是他的使命感。雷軍有一點特別讓我感概,他對創業抱有相當的敬畏之心和成熟的心態。

當時,中國的制造業面臨消費升級,需要創造新的跨國公司。以前我們做的山寨手機,成了世界現象,小米提出做國民品牌,就是改變中國制造業低端山寨的形象,他想做一個真正的好東西,真正能代表中國制造業的品牌形象。

就項目本身而言,小米的崛起是十年一次的產業機遇,我們一直都不認為小米是一個純手機硬件公司,它其實是一個互聯網用戶公司,手機只是一個載體,最終要塑造的是一個生態。

4、你的業務能見度有多高

融資是創業路上不可逾越的環節。創業者在融資時,往往談估值,想融多少錢,愿意稀釋多少的比例,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誤解。真正的融資是怎么清清楚楚告訴投資人你的風險報酬系數。

不同的投資人有不同的風險報酬系數。如果想找對投資人,最核心的問題是看自己以及對方的風險報酬系數是什么。見投資人前,要對他的投資階段、對風險的承受程度提前作個研究。

大家說的估值其實是價格,而我的理念是價值投資。價格是市場定的,在融資上面只盯著價格是非常錯誤的。真正的投資其實都在分析風險和回報。早期階段,投資人最核心的訴求首先是看人,尋找潛力的天花板,這是風險報酬系數里最核心的一個要素。

此外,看行業業務特點。這是核心競爭能力的要求,看有沒有形成有效的競爭壁壘和護城河。業務的天花板也很重要。越高的天花板隱含了越高的風險,因為越肥的市場競爭越激烈,競爭對手都特別強悍,但回報也隱含得越高。要考慮你隱含的優勢是什么,業務能見度有多高。

不管A、B、C、D輪,真正好的投資人考慮的問題沒有本質區別,就是在不同的階段評估公司的業務能見度。A輪、B輪到IPO的整個過程,是一個公司的業務能見度不斷提升的過程。真正降低公司風險的,就是業務的能見度。

每個業務能見度的解讀,劃分了A、B、C融資的節點。從商業計劃書到產品,再到用戶、收入、利潤,每一步都是能見度的提升。對企業家來說,第一要好好地規劃,提升公司的能見度,第二要在每一個節點清晰地找到節奏。

公司節奏跟市場節奏的匹配度需要考慮,如果匹配,就飛到天上去了;如果市場跟你的判斷剛好相反,就被壓下來了。每一次出現質變的節點都是公司業務能見度迅速提升的過程,本質上是價值最大的時候,按道理估值價格應該上去,這是你的節奏。

但資本市場有時候跟猴子一樣,上躥下跳。從創業者來講,要走到下一個質變節點,錢就是生命周期。錢越多,為自己贏得突破到下一個質變的時間越長,但你稀釋的股份比例也越多。

早期投資人考慮的是未來和創新,要比二級市場的人更早地構建一個行業。后者可以對業務能見度(收入、成本結構、利潤)做定量分析,直接把每一家公司的「三圍數據」擺在那「選美」,很殘酷地過濾掉大部分人。因為行業是寡頭和多寡頭,而資本市場有自己內在的邏輯。

5、融資時間有講究

每年的融資時間窗口,通常從3月到11月。什么時候開始啟動?手上還剩下一年錢的時候必須啟動。一來,從11月到1月這個季度是沒有融資窗口的。二來,當你準備進行新融資時,如果賬上只有三個月現金,沒人敢進去。必須得有一定的現金庫存來讓下一輪投資人產生信心。我覺得6月是最好的融資時間節點。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