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萬億資管行業正在革命,金融科技蘊含六個巨大機會

2019-08-01 10:25 來源:互聯網

最近,整個行業充斥著“P2P退潮”的消息,但另一邊,資產管理行業卻出現了新生與勃發。

根據統計,2018年,國內個人可投資財富總額達147萬億元。

在此背景下,銀行的理財子公司紛紛成立,資管行業大力招攬金融科技人才。

一家銀行的理財子公司,甚至開出150萬到180萬的年薪,挖金融科技公司的高管。

而在這個147萬億的巨大市場中,金融科技公司也有著全新的六大機會。

不少業內人士預言,金融科技的下半場,資管行業將成為重要戰場。

曾經過多專注貸款端的金融科技,終于轉過身來,開始關注理財端的賦能。這里的想象力,是否更大?

01 退潮與崛起

7月,網貸巨頭陸金所宣布退出P2P,并宣布積極響應和配合監管“三降”。

同月,運營近7年的“元老”信融財富發布公告,退出P2P。

“P2P的備案基本無望。”這已基本成為行業的共識。

行業都意識到,屬于P2P行業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持續4年的P2P浪潮就此退卻。

其實,P2P行業的規模雖然達到萬億,但和資管的巨大盤子相比,P2P不過是一顆滾珠。

據BCG與中國建設銀行統計,2018年,國內個人可投資財富總額達147萬億元。

到2023年,這個數字預計將達到243萬億元。

盡管P2P退潮,但資管行業的新生與勃發,才剛剛開始……

什么是資管?

它的本質就是管理資產,其核心是管理價值和風險。

管理價值,就是使資產保值;而管理風險,就是將資產的損失控制在一定范圍內。

這個領域的玩家,大多都是傳統的金融機構,比如銀行、信托、證券、基金、期貨、保險資產管理機構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

最近,資管行業突然出現了不少利好信號,一些人因此對這個陳舊且復雜的市場充滿了期待。

資管行業即將崛起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的有錢人越來越多了。

BCG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210萬戶家庭擁有全國可投資財富的43%。

按全國13億人口算,1%的人口,占據了全國43%的財富。

“國內中高凈值人群的財富日益增多,但其實大部分人的投資需求沒有被滿足。”華蓋資本副總裁劉正男稱。

陳舊且不規范的資管行業,是無法滿足高凈值用戶強烈的理財需求的,這倒逼著資管行業革新與重組。

我們確實也看到了這個市場變化的決心。

行業內都將去年發布的資管新規,視為“大資管時代”到來的信號。

2018年4月,四大部委聯合發布《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產新規”)。

而這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新規,最讓行業拍手稱快的,就是“打破剛兌”。

在中國人傳統的理財觀點里,理財必須“保本保息”,風險全部由金融機構承擔。

但收益越高,風險也就越高。剛性兌付,明顯違背了經濟學規律。

金融機構強行兜底,風險很容易積累,一旦到了無法兜底的地步,就會引發系統性風險。

“而最近P2P頻繁出現問題,也給市場進行了一次深刻的投資人教育。”劉正男稱。

很多投資人意識到,高收益,必然會蘊含更高的風險。

政策加持、P2P市場教育,都讓人們在“破剛兌”之路上往前邁出了幾大步。

除了需求和政策配備之外,劉正男認為,資管行業面臨創新的一個重要動力是:門口的野蠻人來了。

7月,國務院公布了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允許外資入場。

圖片來自新華社

這意味著,一批金融科技水平更加成熟的外資企業,將可以進場撈金。

國外資管市場目前已較為成熟,其競爭力實在不可小覷。

“國內資管的量化交易能力受限,而國外是微秒甚至是納秒級別的。”劉正男表示,兩者的戰斗力可能差了上千倍。

這也不得不倒逼行業,加緊建立競爭壁壘。

市場巨大、政策紅利到來、“野蠻人”威脅,都讓資管機構有了創新和變革的動力。

02 除舊革新

事實上,資管行業早已出現變革信號。

今年,很多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開業,成為重塑資管行業的新生力量。

6月3日,建設銀行全資子公司“建信理財”開業。這是國內第一家銀行理財子公司。

工商銀行、交通銀行、中國銀行的全資理財子公司,緊跟隨后成立。

到目前為止,至少有32家銀行發布公告,稱擬成立理財子公司。

圖片來自天風證券研究所《銀行理財子公司時代已來》

銀行理財子公司將獨立于母行,隔離風險,進入市場競爭。

不少從業者認為,這個新生的競爭者,“會將P2P的市場份額分割殆盡”。

除此之外,銀行理財子公司,還直接斷掉了其他資管玩家的大半業務。

實際上,銀行一直是資管領域的“老大哥”,其他玩家的大半業務,也都是銀行通過委外或其他形式給到它們的。

“現在,子公司可能會把這些業務拿回去自己運作了。”華泰證券資管公司董事長崔春曾表示。

其他資管平臺的生存空間被壓縮,在危機之下,它們也開始了自我革新。

崔春表示,公司已經開始清理那些不合規的產品,并且研發新的金融產品。

比如資產證券化產品,包括互聯網金融白條資產ABS、供應鏈資產ABS、區塊鏈ABS等。

另外,金融科技人才開始流入資管機構,并受到重用。

據傳,已有一些券商開始聘用科技人才當高管。

另外,廣發證券啟動了校園招聘金融科技專場,有14大崗位,主要涉及區塊鏈、大數據、智能應用等技術職位。

內容來自Hi實習

銀行內部人士透露,一家銀行理財子公司,甚至開出150萬到180萬的年薪,在招聘金融科技的高層。

金融科技人才的大幅度流動,也說明資管行業對科技創新的企足矯首。

03 機會叢生

最近,京東數科的CEO陳生強提出,金融科技下半場發力的重點,可能在資管行業。

而在這波資管革新的浪潮中,行業蘊含著哪些機會?

“在金融科技的資管領域,兩年內會有一波系統建設紅利潮出現。”劉正男預言。

這是因為,在傳統的資管機構中,系統往往極為陳舊,且不合規。

而資產新規中,對資管產品提出了更多的合規要求。

比如,對于產品的發售、投資、兌付等各個環節,都要進行實時、全面、動態監測。

這就意味著,資管機構的系統,有一次迭代升級的機會。

距離2020年年底資產新規的正式施行,還有近兩年的時間。

這波紅利究會落在金融科技老牌玩家,還是創業公司手中呢?

目前,答案還不得而知。

而短期紅利結束后,在這些公司里,是否可以殺出獨角獸?

“這要看產品抽離出來后,是否可以做到標準化、模塊化、可復制。”劉正男認為,這將決定公司未來能走多遠。

除了系統迭代的機會,金融科技的潛在爆發點還有很多。

陳生強認為,資管平臺未來需要提高的,主要是五大能力:尋找優質資產、產品設計、投研、風險定價和敏捷交易。

而在其中,都潛藏著金融科技公司的機會。

比如基金里的投研環節。

華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李一梅舉例稱,以前在驗證酒廠的交易數據時,公司往往會派研究員在酒廠門口數汽車,看有多少輛車拉多少貨出來。

現在,對很多數據都可以進行交易追蹤,比如物流數據、賬單數據,等等。

再比如,金融科技優化交易效率后,也能提高收益率。

“僅提高商品的買賣效率,就能提高5%到6%的年化收益。”華鑫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總裁陳海東表示。

金融科技正在對資管行業緩慢滲透,而一個新的詞開始被頻繁提及,那就是“資管科技”。

4年后,資管市場的規模將從147萬億,變成243萬億。

在這片243萬億的市場中,將誕生多少金融科技的獨角獸公司?想象空間,可謂巨大。

不過,金融科技在資管行業的發展,也將面臨一些問題。

“對于金融科技在投資管理方面的發展,也不能過于樂觀。”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總監王衛華也曾提到,這條路并不平坦。

他認為,這個行業誕生到現在才30年,數據短,質量也不高,而且還沒有跑完一個經濟周期。

所以,對于一些量化模型,不能盲目樂觀。

此外,資管行業一直是“嚴監管”的行業。

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很多金融科技的創新都得在“蓋子之下”,很難做到“撞線式創新”,然后再倒逼監管。

在過去4年里,金融科技更多的是專注在貸款端,比如支付、消費金融、線上貸款等領域。

而金融科技在理財端的運用,相對薄弱很多。

實際上,這些業務的總體量,可能遠高于貸款端。

“資管新規其實給了我們一個更緊迫的時間表。”崔春表示。

資管行業的變革節點,給金融科技行業提供了全新的機會。

這也許,才是金融科技真正的下半場……(*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關注青年創業網微信公眾號(ID:qncye168),獲取更多科技創業精彩內容

延伸 · 閱讀